在这件事上 王熙凤为洗白自己不惜栽赃尤氏

对于绣春囊到底是不是自己的,凤姐已经对她的后台老板王夫人讲了三条理由解释那东西不是自己的:

1、自己是不会看不上那种廉价的东西的;

2、自己是有身份的人,不会把那种东西带在身上;

3、这种垃圾货极有可能是某个下人们遗落丢失的。

但是,凤姐说的这些理由,都是她凭空臆想的,因为她拿不出有说服力的证据来应证,来让领导信服,因此,虽然她已经说了三条理由来证明绣春囊不是她自己的,但还是没能够解除王夫人对她的疑心。

在这件事上 王熙凤为洗白自己不惜栽赃尤氏

解读到这里,说句题外话,虽然凤姐是王夫人的亲侄女,但在贾府那个龙潭虎穴的是非之地,王熙凤还是逃脱不了老是被人怀疑的宿命。

骨子里其实很传统的王熙凤貌似给人轻薄的印象,也正因为如此,王夫人因她“风声不雅”,所以一遇到这些黄色花边新闻,就会联想到她。

这也由不得王夫人不那么想,你看王熙凤在贾瑞面前,她不也是颇具娼妓手段,才会把瑞哥给迷的神魂颠倒吗?所谓苍蝇不叮无缝的蛋罢了。

在这件事上 王熙凤为洗白自己不惜栽赃尤氏

看到说了那么多理由王夫人还是不相信她,王熙凤为了洗白自己,就想到了把绣春囊栽赃到一向明哲保身不大惹事的尤氏身上。下面我们来看她那张伶牙俐齿的巧嘴是怎么把绣春囊栽赃到尤氏头上的?

【“四则,除我常在在园里之外,还有那边太太常带过几个小姨娘来,如嫣红翠云等,皆系年轻侍妾,她们更该有这个了。还有那边珍大嫂子,她也不算甚老,她也常带过佩凤等人来,又焉知不是她们的?”】

凤姐把绣春囊有可能是谁的怀疑范围扩大到奴才后,想想她自己也不太确定,于是她又把怀疑对象延伸到了主子这一层面。

在这件事上 王熙凤为洗白自己不惜栽赃尤氏

凤姐这里说的“那边太太”,是指贾赦的正室邢夫人。

凤姐这里提到的“嫣红、翠云”, 是那个好色的贾赦的小妾。

年迈好色的贾赦总是左一个小老婆,右一个小老婆,似乎要把全天下所有年轻有姿色的女子都娶到自己屋里,以致于他竟敢把歪脑筋动在了自己母亲身边的高级秘书--鸳鸯身上,

而贾赦的正室邢夫人对此事不但听之任之,还主动帮助丈夫纳妾去说服鸳鸯,就像贾母说她的“你倒也三从四德,只是这贤惠也太过了”。所以这里凤姐才会对王夫人分析到:贾赦的小妾们更有可能有绣春囊这样的不雅之物。

紧接着凤姐就对王夫人说了一句很重要的话,“那边珍大嫂子,她也不算甚老,她也常带过佩凤等人来,又焉知不是她们的?”。

在这件事上 王熙凤为洗白自己不惜栽赃尤氏

凤姐认为尤氏年龄也不算大,况且她的丈夫贾珍又是一副成天只知道高乐吃喝玩乐的德行,由此凤姐判断:尤氏极有可能有绣春囊这种东西。

其实王熙凤更想说的是秦可卿风流成性,卧室里的摆设淫靡奢侈,难免也会有这种东西,但因为王熙凤与秦可卿两人是心心相惜的好闺蜜,都是彼此很交心的脂粉英雄,所以她只字不提嫌疑最大的秦可卿,而是把矛头转向她一向瞧不起的尤氏。

在这件事上 王熙凤为洗白自己不惜栽赃尤氏

王熙凤之所以故意栽赃尤氏,因为在“嫌隙人有心生嫌隙”那一回,婆婆邢夫人一闷棍打翻自己时,尤氏趁机作壁上观,不但不帮自己一把,还在一旁幸灾乐祸,因此王熙凤说绣春囊是尤氏的,是想借此出一口对尤氏的恶气,不失时机地借机打击报复尤氏。哎,提到尤氏,此时的王熙凤,理智之余还真有些疯狗乱咬人的嫌疑。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慈禧太后可以说是清朝历史上最大的败家
    要说到慈禧太后,那还真的是无人不知,很多
    孙中山成为大清掘墓人,背后的他们功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