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笠的妹妹 13岁时沦为雏妓 戴笠说:我的天下 一半归她

 1946年3月17日下午,南 京城西郊的岱山上空乌云翻滚,几声闷雷后,一声巨响,火光腾起,只见一架飞机急速的撞到山上,瞬间解体了,而机上的14人无一幸免。这架飞机不一般,这是“特务王”戴 笠(戴雨农)的专机,而当时他就在这架飞机上。闻听戴雨农的死讯,蒋介石痛哭不已。三年后,老蒋哀叹道:“若雨农不死,不至失大陆!”

戴笠的妹妹 13岁时沦为雏妓 戴笠说:我的天下 一半归她

  戴笠,字雨农,他是蒋介石最为信任和器重的特工人员,人称“特工王”、“蒋介石的佩剑”。由于其行踪不定、神出鬼没,他被美《柯莱尔斯》杂志称为亚洲的一个神秘人物、中国近代历史上最神秘的人。

  戴雨农手握数十万的情报特工人员,其所领导的军统局,杀害、迫害了许多异议分子,他是让许多人感到畏惧的大魔王。呼风唤雨的戴雨农为人是十分的嚣张狂妄,军统界有这一句话“除了老蒋,他不将任何人放在眼中。”

戴笠的妹妹 13岁时沦为雏妓 戴笠说:我的天下 一半归她

  鲜为人知的是,骄横狂妄、目中无人的戴雨农,除了对蒋介石外,还对一人最为佩服,甚至是言听计从。此人是个女人,人称“军统一枝花”,“戴笠的妹妹”。她十三岁时沦为风尘女子,成为雏妓,跟着戴笠后,为他立下不少功劳。戴笠曾说:“我的天下,一半归她。”

  这个女人就是“华妹”。“华妹”名叫陈华,她是戴雨农最为宠信的女特工。“华妹”不仅长得端庄秀丽,容貌倾城,色气俱佳,而且她才气逼人、聪明伶俐、办事干练,在搜集情报方面更是高人一筹,人称她是“戴笠妹妹一枝花。”

  “华妹”不仅貌美,而且还是戴雨农的得力干将,帮他办过不少大事,立过不少战功。戴雨农把她当妹妹来看待,曾多次对人感慨道:“我的天下,有一半是华妹替我打出来的。”

  “华妹”的身世比较坎坷,她出身寒苦家庭,父母早亡后孤苦无依无靠的她为了生计所迫,在十三岁那年不得已进入了青楼,沦为了风尘女子。沦为雏妓后,她并没有失去对自由的追求,十六岁时,陈华结识了中山先生麾下的将军、后任沪警备局司令的杨虎,被杨虎看中后,她有了靠山,从此脱离了火坑。

戴笠的妹妹 13岁时沦为雏妓 戴笠说:我的天下 一半归她

  1932年,在一个宴会中,陈华与戴雨农相识。此时的戴雨农正在组建军统的前身“复兴社特务处”,急需各方面的人才,美貌聪慧、善于交际的陈华很快就被戴笠看中,在他的盛情邀请下,陈华就投奔戴雨农,成为了一位军统女特工。

  陈华不仅年轻漂亮,工作能力很强,十分精炼。她在为戴雨农招揽人才方面贡献甚大,曾利用其独特技能,巧妙地说服了刘戈青、李福让等九名铁血杀手,让此九人终为戴雨农所用,成为了军统的铁血人物,人称“九个火车头”。

  由于陈华的出色、干练,使得戴雨农对她刮目相看,对她甚为佩服,言听计从。认她做妹妹,还多次把监视汪精卫、孙科、胡汉民等政要高官以及日寇官员的的间谍任务都交给陈华来做。每次任务,陈华都完成的非常出色。戴雨农对此佩服地说:“妹啊,你真厉害,我的天下,有一半是你替我打出来的。”

  “华妹”年轻美貌,手段干练,戴雨农对她颇为信任和欣赏,还安排了他的学生叶霞翟(胡宗南夫人)做陈华的助手。而陈华从叶霞翟口中得知戴雨农有和自己一样的凄苦身世后,顿然觉得两人同病相怜,她就更加死心塌地的追随戴雨农,成为他的红粉知己。

  在“华妹”与戴雨农独处的时候,二人无话不说,她经常调侃戴雨农是“小气鬼、铁公鸡,还是我掏腰包。”而戴雨农听后,则哈哈一笑,不以为忤。

戴笠的妹妹 13岁时沦为雏妓 戴笠说:我的天下 一半归她

  抗战胜利后,由于许多原因,戴雨农逐渐感觉到蒋介石对他有所戒备、猜忌。他多次对陈华感慨的说:“妹啊,这老头子(蒋介石)可能不再要我,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啊。”

戴笠的妹妹 13岁时沦为雏妓 戴笠说:我的天下 一半归她

  1946年3月17日,戴雨农乘坐的飞机失事后,军统局的调查人员拿出13张残骸照片要陈华辨认,陈华看后露出了一丝苦笑,她一语不发后,勉强支撑着身体,走出大门,乘车绝尘而去。

  由于失去了靠山,“华妹”在军统中的地位一落千丈。后来,心灰意冷的陈华就离开了军统,赴港开了一家理发店谋生。在晚年,她还出了一本回忆录,来讲述她和戴雨农之间的往事。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