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西门庆勾引潘金莲的千古冤案

几百年来,她一直被钉在历史耻辱柱上,堪妖艳、淫荡、狠毒的典型。在中国道德观念中,很少有人同情她的遭遇,这就是潘金莲。自打《水浒传》流行以来,人们一直认为是西门庆勾搭了潘金莲,其实不然。西门庆实际上就是一只有缝的蛋,潘金莲才是那只扑棱着翅膀叮蛋的苍蝇。下面我们就去了解一下吧。

潘金莲

  都说是西门庆勾引潘金莲,其实不然,潘金莲调戏武松未成,正在气头上。后来见武松出差,便自己安心做宅女。小说写道:一日,三月春光明媚时分,金莲打扮光鲜,单等武大出门,就在门前帘下站立。如果不是叉竿刮倒砸到西门庆的头上,岂会有一场偶遇。而这正是潘金莲策划已久的预谋

  “金莲容貌更堪题,笑蹙春山八字眉。若遇风流清子弟,等闲云雨便偷期”。书中有诗为证,潘金莲这么个风情万种的女人,外表长得不错,有几分颜色,看见年轻俊秀的男子,心里就痒痒的跟猫爪子挠似的。可这能怪她吗?你若是朵鲜花,插在武大郎这坨牛粪上,你恐怕比潘金莲还要花心。

  有预谋的邂逅

  话说有那么一天,西门庆吃饱了没事干,就上街溜达消食,突然天上掉下个细长的东西砸到了他脑袋,顿时吓出一身臭汗。西门庆是出来混的,知道“迟早是要还的”道理,所以,平时有三不出:不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出门,不在行人稀少的地方出没,不去仇人经常光顾的茶社勾栏。今天来干娘王婆家喝茶,应该是安全的,怎么还是中了招?很多喜爱看《水浒传》的朋友都认为电视剧里把梁山好汉都拍成了黑社会,不过宋朝确实有很多黑店。所谓黑店,就是挂羊头卖狗肉的勾当,害人性命,图人钱财美色的客店,这一词最早出现在各小说之中。在许多宋代史籍中都有关于各种黑店的记载,为什么历史上会有那么多有名的黑店都产生在宋朝呢?

黑店

  宋代文学中有很多关于黑店的记载,其中最为著名的黑店要数孟州道母夜叉孙二娘经营的十字坡酒店。在《水浒传》第二十七回《母夜叉孟州道卖人肉,武都头十字坡遇张青》中讲道,孟州道十字坡酒店白天看上去是经营酒食和供食客休息的客栈,实则却是专门在夜间劫掠客商,杀人并卖人肉包子的一家黑店。当时在江湖上盛传:“走到十字坡,客人谁敢那里过?肥的切做包子馅,瘦的却把去填河。”说的就是孙二娘和张青经营的十字坡客栈是一家远近闻名的黑店。书中还写道,当张青引领武松来到人肉作坊里时,只见“壁上挂着几张人皮,梁上吊着五六条人腿;见那两个公人,一立一倒挺着在剥人凳上”。我想,读者看到这样绘声绘色的描述,一定会觉得人肉作坊是个恐怖至极的地方。

  不过宋代史籍中确实记有各式各样的黑店。北宋彭乘所写的《续墨客挥犀》中记载了一个关于黑店的故事,说到当时有一些旅店确实是由有犯罪前科的人经营的(但这里并不是说所有有前科的人开的都是黑店)。在荆南一带有一个受人敬仰的僧人,他走路非常慢,而且还要由两名侍者搀扶着;不但迈着很小的步子,而且还要喘息几次才可以走一步。大家都尊称他为“慢行和尚”。几百年来,她一直被钉在历史耻辱柱上,堪妖艳、淫荡、狠毒的典型。在中国道德观念中,很少有人同情她的遭遇,这就是潘金莲。自打《水浒传》流行以来,人们一直认为是西门庆勾搭了潘金莲,其实不然。西门庆实际上就是一只有缝的蛋,潘金莲才是那只扑棱着翅膀叮蛋的苍蝇。下面我们就去了解一下吧。

潘金莲

  书中有诗为证,潘金莲这么个风情万种的女人外表长得不错,有几分颜色,他定神一看,凶器是根晾衣服的竹竿,“肇事者”还是位美丽妖娆的女人,原本还想骂几句的,话到嘴边没蹦出来,“先自酥了半边”。这天邂逅西门庆,绝非偶然事件。西门庆肯定不认识潘金莲,但潘金莲却一定早留意上西门庆了。

  西门庆是王婆茶馆的常客,貌似有些钱,在地方上还有些小名气,长得又不赖。制造“失手掉竹竿”事件,想必是潘金莲蓄谋已久的,意在引起西门庆对自己的关注,凭自己的容貌和身体条件,男人焉能不上钩?除非是君子。

  武松是个试验品

  潘金莲曾对自己的魅力做过测试。她选择了谁?其他男子,我们不清楚,但书中描写的,武松是第一个。在男女之事上,武松绝对是个君子,当他感觉到了潘金莲的“风情月意”、“雨恨云愁”时,就深深的存了防范之心。潘金莲在他肩膀上捏了一把,他就“五分的不快”;潘金莲随口说:“叔叔,你不会簇火,我与你拨火,只要一似火盆常热便好。”

  他就“八分的焦躁”;潘金莲请他喝半杯残酒(小潘喝过的),他就急了,“劈手夺来,泼在地下”,直斥“不识羞耻”。武松的反应有些过激,但潘金莲的目的还是达到了:连武二郎这样的君子,在自己面前也尽显狼狈状,遑论其他男人?几百年来,她一直被钉在历史耻辱柱上,堪妖艳、淫荡、狠毒的典型。在中国道德观念中,很少有人同情她的遭遇,这就是潘金莲。自打《水浒传》流行以来,人们一直认为是西门庆勾搭了潘金莲,其实不然。西门庆实际上就是一只有缝的蛋,潘金莲才是那只扑棱着翅膀叮蛋的苍蝇。下面我们就去了解一下吧。

潘金莲

  欲望驱动下越陷越深

  西门大官人被竹竿打中了,他虽说嘴上很客气,两只眼睛却一直在潘金莲身上扫来扫去,分明是不老实,走的时候,起码给潘金莲增添了七八次回头率。潘金莲窃笑:这男人不是个君子。西门庆确实不是君子,闻到腥味就想吃鱼,赶紧花了十两银子,请王婆安排约会,于是,一场好戏上演了。

  潘金莲

  演出场地就选择在王婆的家中,因为是邻居,从后门即可进出,不但有张大床,而且还避人耳目,比去宾馆方便多了。潘金莲是被王婆“赚”来的,其实不用“赚”,她也会找借口来的,她心知肚明,一切尽在掌握中:自己才是导演。果不其然,猎物很快出场。不急,既然对手已在掌握中,表演还是必须的。

  看到西门庆与自己打招呼,潘金莲“慌忙放下生活,还了万福”,显得很吃惊,比较淑女;西门庆也配合,开始不绝口地称赞潘金莲心灵手巧,这是男人上钩的前兆,潘金莲自然知道,嫣然一笑说:“官人休笑话”,再淑女一下;当王婆提起“竹竿子”事件,暗示二人有缘时,潘金莲脸红了,“那日奴家偶然失手,官人休要记怀。”几百年来,她一直被钉在历史耻辱柱上,堪妖艳、淫荡、狠毒的典型。在中国道德观念中,很少有人同情她的遭遇,这就是潘金莲。自打《水浒传》流行以来,人们一直认为是西门庆勾搭了潘金莲,其实不然。西门庆实际上就是一只有缝的蛋,潘金莲才是那只扑棱着翅膀叮蛋的苍蝇。下面我们就去了解一下吧。

潘金莲

  她居然会脸红!所谓女人脸一红,心里想老公,希望西门庆别太傻帽看不出来。王婆还在絮絮叨叨说西门庆如何如何有钱,真没眼力见儿,倘若换做别人,早借口溜号了。潘金莲一边听王婆说话,一边就低了头缝针线,心里估计早骂开了,看来不有所表露,这个老婆子不会滚蛋。

  看到西门庆与自己打招呼,潘金莲“慌忙放下生活,还了万福”于是,干脆与西门庆眉目传情了一把,西门庆再次配合,赶忙拿出银子请王婆去买酒买菜,意思很清楚,你王婆再不走,今天咱们好事难成。屋子里剩下孤男寡女,干柴烈火的,怎么办?还不能急,女的太主动,会被人看成是荡妇,划不来,继续表演,不信眼前这个家伙不就范。

  “西门庆这厮一双眼只看着那妇人;这婆娘一双眼也把来偷睃西门庆,见了这表人物,心中倒有五七分意了,又低着头自做生活。”偷偷瞄一眼,然后再低头,这种形态描写,像极了羞涩的小女孩,男人少有能抵挡这一招的,西门庆这下子要玩完。要说那个王婆实在是欠揍,让她去买酒买菜,她还当真了,屁颠屁颠真的给买来了,什么叫好事多磨?这就是。既然买来了,那就吃喝吧,反正吃喝也不耽误功夫,酒还能乱性,增加诱惑强度。几百年来,她一直被钉在历史耻辱柱上,堪妖艳、淫荡、狠毒的典型。在中国道德观念中,很少有人同情她的遭遇,这就是潘金莲。自打《水浒传》流行以来,人们一直认为是西门庆勾搭了潘金莲,其实不然。西门庆实际上就是一只有缝的蛋,潘金莲才是那只扑棱着翅膀叮蛋的苍蝇。下面我们就去了解一下吧。

潘金莲

  有诗为证:须知酒色本相连,饮食能成男女缘。不必都头多嘱付,开篱日待犬来眠。几杯酒下肚,什么话都好说,说了年龄说家庭,距离拉近了,相见恨晚了,难解难分了。就剩下最后一层窗户纸,看谁先捅破。到底还是潘金莲厉害,故意把筷子掉在地上,“也是缘法凑巧,那双箸正落在妇人脚边。”显然不是“凑巧”。西门庆被欲望驱动而昏了头,居然到桌子下面帮忙捡筷子,顺便捏了一把潘金莲的脚。这就够了,你禁不住诱惑,那就摊派吧。

  潘金莲笑着说:“你怎么这样罗嗦?真的想勾搭我?”西门庆早神魂颠倒了,就等这句话,忙着赌咒发誓,潘金莲便主动将西门庆搂抱在怀里。剧情发展到这里,导演就该歇菜了,因为后面的情节大家完全可以凭想象,再诉诸于镜头,难免儿童不宜。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后人对老子、孔子之言的解读很多都脱离当
    几百年来,她一直被钉在历史耻辱柱上,堪妖艳
    贿赂的现象很早以前就开始有了,《东周列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