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民族乾隆年间披甲携眷远徙伊犁,为国戍边,如今只有20多人了

 新疆有一个“与众不同”的人群,称作翁阔人(Ongkor,也称昂科)。据1993年的人口普查显示,当时他们仅有20多人,是中国最小的民族群体、“稀有民族”。

虽然只有20人,翁阔人却曾有过自己独特的语言并保持丰富的民族历史。由于他们与锡伯、汉族等通婚,使他们很快丧失了自己的语言和民族身份,仅有极少数人保持独特的民族性。上世纪到90年代,有个79岁的翁阔老人(如今已仙逝)还能流利地讲翁阔语,但由于沒人向翁阔儿童教授翁阔语,所以,翁阔语消失了。而1993年的人口普查之后,翁阔人被并入达斡尔族。

今天,翁阔人已完全“适应”了他们居住地“邻居”的生活方式。

翁阔人的名称来源可以追寻至今巴楚县阿拉格尔乡一个叫“翁阔坦”村子,“翁阔”即“翁阔人”之“翁阔”,“坦”即维吾尔语“高地”。1820年和1830年,清政府曾两调数百名伊犁、塔城索伦营官兵前往南疆戡乱,后部分索伦官兵留居巴楚县,没有回到伊犁、塔城,当地人则以“翁阔”为索伦营中的翁阔人的留居地命名。

很显然地,翁阔人并不是因为阿拉格尔乡“翁阔村”而拥有“翁阔”这一称谓的。在清朝的索伦营甚至更早的时候,他们就拥有了“翁阔”这一名称,阿拉格尔乡是因为他们拥才有了“翁阔坦”这个地名。但目前阿拉格尔乡的翁阔人已融入维吾尔族中。

如今,翁阔人主要居住在新疆北疆伊犁地区的伊宁县、霍城县一带,人们虽然在茫茫人海中,很难追寻到一个在1993年只有20多个人的“民族”的身影,但是,翁阔人留给我们的历史还在。这个英雄的群体,也曾是中国历史上名副其实的“战斗民族”。

乾隆年间,清朝政府为平定准噶尔叛乱,抽调东北布哈特八旗达斡尔、鄂温克官兵各500人,以“索伦营”名义编入西征军中前往伊犁等地戍守边塞。这就是“索伦营”的来历,而我们说的翁阔人就在其中。1763年清政府将永戍伊犁的达斡尔人编入索伦营,并设领队大臣,承担起换防喀什噶尔和塔尔巴哈尔的任务。自此,满营与伊犁四营成为保卫西北边疆的主力。

然而,达斡尔、鄂温克等民族组成的军队,为什么要被称为“索伦营”呢?这是因为明末清初,人们把黑龙江流域的鄂温克族、鄂伦春族和达斡尔族,总称为索伦人索伦部。而鄂温克族、鄂伦春族和达斡尔族是在直到清朝中后期,才被人们区别了开来,这是因为这3个民族看似相同,但其习俗语言是略有差异的。

“索伦部”是明末清初出现的名称,他们是黑龙江地区的土著民族。

1650年,俄国人强占雅克萨,雅克萨原为达斡尔族敖拉氏的住地,在今呼玛县西北漠河东黑龙江北岸。俄国人在雅克萨修筑城堡,并以此为据点,不断向黑龙江内地深入,世居雅克萨一带的达斡尔族等民族要保持原先那种事实上的独立是不可能的,他们被驱赶到嫩江流域。

当时,这些部落面临着这样一个选择,要么投降俄国,要么归顺大清。结果,他们理所当然地选择了后者,因为俄国是与他们在外貌、语言、信仰、习俗、文化等方面完全不同的人,而满洲人和他们说着相同或相近的语言,地理相接,习俗相同,甚至,在很早就被视为一个民族,即女真。

这些部落的归附对清朝来说是一件大好事,但清朝并没有将他们并入满洲,为使他们有合适的安排、享受足够合理的待遇,清朝把原属雅克萨的达斡尔族等编入了布特哈八旗。

“布特哈意”为打牲,即与动物打交道的意思,这与布特哈八旗民众主要从事狩猎和放牧的生活方式有关。那个时候,翁阔人就混杂在布特哈八旗民众中,与其他的部落一起被称为索伦人。

清代曹廷杰《东北边防辑要》中也说,索伦部并非一个民族,而是生活在东西伯利亚、外兴安岭、中国东北周边各通古斯系民族的统称。他们是“辽(契丹)之后裔,族类至繁,有敖喇、都喇尔、布喇穆等姓”。最初,“索伦”是达斡尔人对鄂伦春人的称呼,意为“生活在山林的人”,因鄂温克人英勇善战,所以其周边部族同被称为索伦部。

布特哈八旗每年向清朝贡纳貂皮,同时,加强整饬训练。因为生于塞北极寒之地,为获得猎物、满足生存,他们长期在马背上放牧射猎,不仅骑术高超,而且箭法极准,矢无虚发。而艰苦的生存环境也造就了他们好勇善战优秀品质,由此经常被调拨兵力支援其他战场。少则上百人,多则几千人,应征参与一些重大战役。

乾隆中期,一部分的索伦人,奉命披甲携眷,迁徙伊犁,巡查边界,驻防卡伦。形成了现在索伦人后代的鄂温克、鄂伦春、达斡尔这三个东北世居民族在新疆的较多分布。

翁阔人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来到新疆的,他们的祖先就是索伦人。在新疆,他们兼用蒙古、维吾尔、哈萨克文,一部分人信仰萨满教,少数人信仰喇嘛教。今天,他们虽然被并入了达斡尔族,但在语言与习俗方面仍与达斡尔族有着不同,这也是他们被称为“稀有民族”的原因所在。

1820年,新疆南疆发生了“张格尔之乱”,伊犁将军闻讯,立即命令在喀什噶尔换防的满、锡伯、索伦等营官兵前往剿杀。在此次戡乱中,伊犁满、锡伯、索伦等营官兵有数百人牺牲。1828年平叛结束后,道光皇帝下谕给生擒张格尔时最为出力的官兵奖赏并赐予各营官兵各种“巴图鲁”(英雄)称号。

巴楚县阿拉格尔乡翁阔坦村就是在那之后留下来的,也是翁阔人跟随索伦营出征的见证。而清朝统治结束后,戍守北疆的索伦营官兵大多留居新疆,弃甲务农了。

因为稀有,所以珍贵。1945年,新疆翁阔人还有2506人。然而,今天我们却只能在茫茫人海中寻找翁阔人的身影了。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