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最变态的十大实验:日本731部队女子配种

 人类在不断进步的过程中,曾经做过许多肮脏至极的实验,虽然这些实验带来了很大的成果,但其灭绝人性的实验方式有违道德残忍至极。在人类最变态的十大实验中,最残忍的莫过于日本731部队女体实验,将人的性命看的比猪狗还不如,肆意地揉拧杀害,惨绝人寰。

一、日本731部队女子配种实验

人类最变态的十大实验:日本731部队女子配种

  731部队是日本皇军一支秘密生化武器研发单位,该部队在二战侵华战争期间(1937-1945)用人体进行致死实验。日本军队最令人发指的战争犯罪则有一部分是这一部队犯下的,其实施的女体实验位于人类最变态的十大实验之首,遭到了无数人的唾骂。

  731部队的指挥官石井四郎及其下属犯下的众多暴行中的一些有:活体解剖(包括受到人工受精而怀孕的孕妇),女子配种实验,切除囚徒四肢并将肢体重新接续到身体的其他部位,一些囚徒的部分肢体受到冷冻后再解冻,以研究因此而引发的组织坏死。

  活人同时也被用作手榴弹和火焰投射器的实验对象。囚徒被假借接种疫苗的名义注射疾病样品,以研究其效果。为了研究性病不经治疗的情况,男女囚徒被强奸,有意使其患上梅毒和淋病,以便研究。

二、纳粹人体实验

人类最变态的十大实验:日本731部队女子配种

  纳粹人体实验指的是二战爆发后,德国医生和医学家在纳粹集中营中所进行的以犹太人、吉普赛人、波兰人以及俄罗斯和其他国家的战俘为实验对象非人道的人体实验,是人类最变态的十大实验之一。在埃德瓦尔德·威尔茨的领导下, 奥斯威辛集中营选择一些囚徒来作为各种实验的对象,这些实验旨在在于帮助提高德国士兵在战场中的表现,帮助军中伤员的恢复,提升第三帝国提倡的种族观念。

【骨骼移植实验】

  这是纳粹医生加速人体再生机能的一次血腥尝试,通常会导致捐献者和接收者死亡。医生从健康人体的肩膀、手臂或臀部取出骨骼植入残缺的接收者身体。骨骼捐献者通常在手术中就因大量失血而死,或者接受准备好的“注射死刑”。

【低温极限实验】

  在前苏联德军因严寒伤亡惨重,因此纳粹军方高层决定模拟当时东部前线环境,试探人体忍受低温的极限。最残忍的降温方法就是把健康的俄国人或犹太人丢进一缸冷水,体温低于25摄氏度时,受害者会丧失意识或直接死亡。更可怕的是,纳粹并不满足于冰冻,医生们仍致力于“复活”实验中未死亡的人,如开水浴,强迫女性和昏厥的男性嘿咻,以及日光灯的炙烤,还有用沸水灌注膀胱、肠道和胃部……

【高海拔耐受力实验】

  在1942年,达豪集中营的部分人质被用于另一项探索人体极限的实验。为了配合德国空军,纳粹希望调查极限海拔下的大气压条件对人体的影响。他们建造了一个模拟高海拔低气压的空间,医生在室外逐渐提高模拟的海拔。内部条件极其危险,相当于飞行员从六万八千米高空坠落。几乎所有被试者都因极限气压变化而死亡。

三、塔斯克吉梅毒研究

人类最变态的十大实验:日本731部队女子配种

  利用黑人男性来进行的塔斯基吉未处理梅毒研究是一项临床研究,该研究在1932至1972年间在阿拉巴马州的塔斯基吉城进行,在实验中,399名(另外还有201未患病者作为对照组)贫困潦倒非裔美国佃农梅毒病患被拒绝接受治疗。

  这个实验臭名昭着,因为实验是在没有对其实验对象提供应有的照顾的情况下进行的,这也致使了临床研究中病患保护原则的重大变化。所有参加梅毒实验的人均没有签署知情同意书,也没有获得过任何诊断结果;相反他们被告知他们“血液不好”,可以接受免费治疗,免费乘车到诊所,免费用餐,如果意外死亡还能因参加治疗而获得丧葬费用。 

四、斯坦福监禁实验

人类最变态的十大实验:日本731部队女子配种

  “斯坦福监禁实验”研究的是人类对于被囚禁态的心理反应,以及其对囚犯和监狱管理人员产生的行为性影响。1971年,以斯坦福大学心理学教授Philip Zimbardo为首的研究小组开始着手从事该实验。

  在校大学生志愿者分别充当监狱守卫和囚犯的角色,在斯坦福大学心理楼的地下模拟监狱中生活。囚犯和守卫都很快地进入了他们各自的角色,甚至超出了预计的模拟实验范围,这使得实验对象陷入了精神创伤的危险境地。

  三分之一的守卫被判定显现出有“真实的”暴虐倾向,而许多囚犯受到心理创伤,其中两人甚至提前退出了实验。最终,津巴多教授因为担心其实验中日趋膨胀的反社会暴虐倾向,提前终止了整个实验。

五、野兽实验

人类最变态的十大实验:日本731部队女子配种

  “恶魔研究”是爱荷华州的大学教授温德尔·约翰逊于1939年对爱荷华州达文波特的22名孤儿进行的一项“口吃”实验。约翰逊让他的一位学生玛丽·图多来做这个实验,他负责监督及指导研究。

  将孩子们分别分为实验组和对照组之后,图多对其中一半的孩子进行肯定性的语言矫正,鼓励和称赞孩子们说话流畅;同时对另一半孩子进行否定性的语言矫正,对他们言语中出现的瑕疵进行挖苦,并不断说他们是结巴。

  许多有正常语言能力的孤儿在实验中接受否定性的语言矫正之后,都遭受了消极的心理影响,有些孩子甚至一生中不能摆脱言语障碍的困扰。约翰逊的一些同事将该实验称为“恶魔研究”,只是为了证明一个理论,约翰逊竟然用孤儿来做这样的实验,他的同事对此惊骇不已。

六、 4.1计划

人类最变态的十大实验:日本731部队女子配种

  “四一计划”是美国在1954年3月1日于比基尼环礁上一个当量大到超乎想像的氢弹试验“喝彩城堡”之后,对暴露在散落的放射性尘埃中的马绍尔群岛居民进行的一项医学研究的代称。

  在核试验后起初的十年,岛上居民受到的影响并不显着,统计数据也无法说明这些影响与受到辐射这一事实有必然联系:最初五年里,受到辐射的当地妇女流产率、死产率翻了一番,但随后即恢复到正常水平。

  孩子中出现了发育障碍和生长缺陷,并无确切的模式可循。然在接下来的十年中,辐射的影响是无容置疑的。到1974为止,孩子们相继不正常地患上甲状腺癌(由于暴露于放射物之中),几乎三分之一受辐射的岛民出现赘生性肿瘤。 

七、MKULTRA计划

人类最变态的十大实验:日本731部队女子配种

  MKULTRA计划,或称MK-ULTRA计划,是美国中情局的一项精神控制研究的代号,研究由其科学情报处进行,始于二十世纪50年代初期并至少在60年代末期仍在继续。有许多发表了的证据显示这项计划暗中利用多种药物及其他方法来控制人的精神状态,改变其大脑机能。

  该实验让美国中情局职员、军人、医生、其他政府特工、妓女、精神病人和普通民众服用LSD(译者:致幻剂,或摇头丸)来研究人们对这种药物产生的反应。实验对象通常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服用这些药物,这违反了二战后美国同意签订的纽伦堡法案的精神。

八、烦恶计划

人类最变态的十大实验:日本731部队女子配种

  南非的种族隔离军队于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和八十年代间,强迫白人男女同性恋士兵接受变性手术,并强迫其中的许多人进行化学性阉割、电击以及其他丧尽天良的医学实验。

  虽然掌握不到准确的数字,但是据前种族隔离军队的外科医生估计,在1971到1989年间,军医院中已进行了900多例“性别重塑手术”,这只是从军队中抹除同性恋的绝密计划的一部分。

九、朝鲜实验

人类最变态的十大实验:日本731部队女子配种

  关于朝鲜人体实验的报道多如牛毛。这些报道揭露了人权在朝鲜受到侵害,就如同二战中纳粹和日本进行的人体实验一般。朝鲜政府对此指控矢口否认,声称所有的北朝鲜囚犯都得到人道的对待。

  一名在朝鲜曾入过狱的女囚控诉了50名健康的女囚是如何在被挑选出来后,食用毒性白菜的。虽然吃了菜的女囚在不断绝望地哭喊,她们人人都不得不食用这些白菜。

  50名女囚在经过了20分钟的吐血和肛门出血之后,最终全部死亡。拒绝食用这些东西便意味着她们或她们的家人会遭到报复。

十、苏联毒药实验室

人类最变态的十大实验:日本731部队女子配种

  苏联特务机关的毒药实验室也被称为1号实验室、12号实验室及“会所”,是苏联秘密警察机构的一个隐秘的毒药研究与开发机构。

  苏联将芥子气、蓖麻蛋白、洋地黄毒苷等致命毒药应用于Gulag(人民的敌人)身上。实验的目的在于找到一种无味、无臭的化学物质,这种物质在验尸时无法被检测到。候选毒药则被掺在饮食中作为“药物”给受害者服下。

 

  最终,一种满足所有属性要求的名为C-2的药剂配制了出来。目击者的证言称,受害者体格上发生了变化,变得更矮,迅速虚弱,变得沉默平静,最终在15分钟时死亡。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